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Linkedin icon
Uncategorized

拉丁美洲,外交政策,博索纳罗政府:有什么期待?

尽管当时作为总统候选人在竞选活动中明显倾向与与美国等主要经济体建立伙伴关系,但是雅伊尔·博索纳罗并未表现出对拉丁美洲的任...

通过邮件发送以便稍后阅读

令人瞩目的巴西总统大选后几天,当选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社会自由党)开始宣布与现任政府米歇尔·特梅尔(巴西民主运动党)之间过渡团队的成员名单,博索纳罗将在2019年1月1日正式就职。直至完成本文为止,他还没有透露领导伊塔马拉蒂宫(巴西外交部)的人选。但至少在11月8日,博索纳罗发出了信号,他会选择一位职业外交官作为外交部长,要求能权衡敏感的外交政策问题,例如将巴西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到耶路撒冷。

当主题是巴西与世界关系时,在国际中没有一个明确的建议这是否会是一场充满争议和摩擦的关系。不可否认的是,新总统首次采取行动的意图是深奥的。在选举期间,博索纳罗毫无疑问地表达了更亲近美国的态度, 并没有掩饰他思想上的靠近和对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钦佩。另一方也很显然地回应他,在巴西总统选举结果出来后,特朗普是首批率先联系博索纳罗的世界领导人之一。

如果博索纳罗的个人偏好引起一些疑问以及巴西总统选举结果对整个拉丁美洲可能发生的影响,特别是在安全方面,外交政策和贸易(许多专家甚至指出,“博索纳罗效应”可能导致更多专制政府回归曾经的军事独裁国家政府),以及与邻国关系也有可能会受到损害。过去这几天,没有停止让人惊讶的新闻,比如宣布新总统首次外事访问目的地是智利,而日期则待定。

拉丁美洲岌岌可危?并非如此

打破过往劳工党总统政府的传统,把我们最大的本地贸易伙伴阿根廷作为第一次出国访问的目的地,博索纳罗似乎先与智利总统塞巴斯蒂安·皮涅拉达成一致的战略方针,后者在博索纳罗民意调查中获胜后与他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目前负责协调未来管理层与国会之间关系的幕僚长欧尼斯·洛伦佐尼透露了博索纳罗首次外事访问的消息,他认为智利是拉丁美洲的一个重要参考国家。“有良好的教育,技术先进,如今跟全世界贸易往来。我们必须认真谦虚地学习这个榜样。”他在宣布消息的同时说,还称智利是“拉丁美洲的灯塔,”表明了与之维持良好关系的愿望。

事实上,这个只有1700万人口的小国,是其中一个签署了自由贸易协议的拉丁美洲国家,承诺了2019年拉美的经济增长。除了人类发展指数(HDI)在该地区领先,长寿指数也是最高的。自2010年,智利一直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成员国,这个组织也被称为“先进国家俱乐部”,巴西虽然是拉丁美洲最大的经济体,但尚未实现这些。这次与世界上最开放的经济体之一的会面(博索纳罗在竞选期间就明确表达的渴望)应被视为未来巴西改进的强烈信号。

在博索纳罗向 最高选举法院(TSE)提交的政府计划中,明确表明要保护更开放的贸易自由化,根据该文件所示,这将是一个最有效的政府方案之一,确保了促进经济长期发展。这项被称为“繁荣之路”的计划,被很多著名的经济学家认为,可能促进国际贸易,同时能够为巴西带来技术冲击,有竞争力和积极的生产力。

政治学家丹妮尔拉·德拉蒙德是巴拉那联邦大学(UFPR)和波尔图卢索佛纳大学的博士,她相信, 要与智利等国家建立更健康的关系,“如今这个国家遵循新自由主义政策,正如博索纳罗,随着私有财产和金融市场的升值,除了私有化,养老金以及税收改革之外,这种模式还是存在问题。今天,智利是世界上最开放的经济体之一,这种经济自由化虽然有积极的方面,但也给工人带来的更大的压力,”她说。

南方共同市场并没有被忽略,而是在改进

多年来被劳工党政府热烈鼓吹的南方共同市场,然而在博索纳罗眼中似乎是被高估了。这位当选总统已经表示,尽管成员国之间存在某种联系和融合的问题,他不会离开南方共同市场。但会摒弃近年来的权力工具性质,用他的话说是“意识形态偏见”。这样一来,自然而然,面对这样一个贸易组织,尤其在经济危机时期,巴西将在拉丁美洲寻找新的合作伙伴并重新评估对其依赖的关系。“这个立场看起来似乎不太好,因为我们需要与邻国保持良好关系,毕竟我们是拉丁美洲最大的国家和最大的经济体。新政府的新开始似乎有点让人困惑,国家的经济确实需要重新组织,以便再次实现经济起飞,但不要忘记社会成就”丹妮尔拉说。

南方共同市场本身,多年来与智利的商业关系更紧密,通过它来实现尽快打入亚洲市场。提醒一下,智利以及秘鲁,哥伦比亚和墨西哥是太平洋联盟的成员国。该联盟的主旨在于加深成员国与亚洲之间的联系和共同定义有关与亚太地区贸易联系的联合行动。所以,博索纳罗的施政方向似乎很明确,“他将寻求与经济上更加自由的国家和政府结盟,并采取更加右翼的立场,这往往会走向私有化。同时表明,那些对巴西公共企业感兴趣的大经济体,因为与巴西结盟对他们有利,尽管存在资金转移的问题,这种情况一直发生,不仅仅是过去16年,就算对于美国和中国这两大世界经济体也一样。”丹妮尔拉认为。

最后有什么期待?

未来安抚那些担心未来与邻国关系的情绪,这位社会学家声称,对一个有这种矛盾立场的总统进行综合分析比不简单。“但是,实际上,他将接近那些国家会有优先考虑经济发展而不是社会的政府”, 她说,哥伦比亚应该是巴西的一个强有力的合作伙伴,这不是什么秘密,甚至两国都有共同的反左翼思想。其他有诚意并符合标准的国家,同时也表示希望加强与巴西的双边关系的有阿根廷(坚持国家间的合作),墨西哥和秘鲁(当然除了智利本身),预期与这些伙伴的贸易关系将发展良好,因此需要亲切对待。 与此同时,尼古拉斯·马杜拉领导的委内瑞拉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个案,考虑到博索纳罗从没掩饰他对这个国家政治行为的反对,这个国家已陷入严重的危机,近年来的经济已陷入崩溃状态。尽管如此,委内瑞拉政府没有停止呼吁要恢复与邻国的关系,并官方宣布博索纳罗的胜利。

事实上,除了等待并没有其他,所有选举期间的紧张局势,内在和自然的不确定性都将减弱,取代的是一个更稳固和更少投机性的环境。

Leave your comment

* *

0 Responses

You might also like